363、大结局(八)没脸没皮谁不会?

月下销魂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63、大结局(八)没脸没皮谁不会?

    欧阳沅被紧紧的护在欧阳景轩的怀里,墨黑的眼睛不停的看着左右前后……他知道父皇的骑射也是相当厉害,日行千里虽然他没有真正见识过,可也差不离的事情。置于没母后……嗯,到底是尧乎尔的翁主,那里的人本来就擅长骑射。小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他看了会儿,这前后相差不大,追的紧的很。想要从这会儿看出是谁最后能赢,还真不一定……最后,他随性躺在欧阳景轩的怀里闭了眼睛继续补眠。

    不管最后谁赢了,反正他是有利可图的……

    前面两道身影骑得都是千里良驹,虽然梅子和木儿的马也是千里挑一的,可到底和二人的差了些许。加上骑马的功力不够,渐渐的二人就被抛的有些远了。

    到了大家预定的那个小树林的时候,火堆已经燃好,鸟儿兔子的也已经扒了皮放在了烤架上。谁赢谁输了她们暂时不知道,只是有些累了的坐在一旁看着欧阳沅吃的开心。

    木儿好奇的紧,问是谁赢了……欧阳景轩等人但笑不语。最后梅子问这些鸟儿是谁抓的……欧阳沅已经哈哈的笑了起来,“是父皇抓的。”顿了顿,他还继续说道,“父皇的轻功很好,惊扰了一群鸟儿后,不过须臾就抓了不少。还顺带带回了一只兔子……”

    木儿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是皇上输了……姐姐就是厉害。”好像是自己赢了一样,她微微扬起下巴,一副看我厉害吧的样子。

    欧阳景轩倒也不以为意,只是转了下架着兔子的木枝缓缓说道:“玲珑驭马的功夫本就比我好,输了倒也正常……”他不以为意,甚至还有点儿我夫人比我强我自豪、我骄傲的样子。

    风玲珑浅笑,星眸有些嗔恼的斜了眼欧阳景轩,死了块肉放到欧阳沅嘴里,声音柔和却透着一抹笑意的说道:“若不是沅儿那会儿看到那五彩的鸟儿惊呼一声,你到还真能输了?”

    欧阳景轩菲薄的唇角微勾,倒也没有反驳。他没有故意输,也却是因为沅儿的缘故才会略输一筹……其实,这结果不重要,能给她抓鸟燃火都是他愿意的。只是,故意输这事儿他不会做,那是对她的不肯定。

    梅子静静的看着二人明明言语不多,却一切都明了的样子,垂眸的眼底有着笑意……其实,这样也是好的。不一定有些事情非要说清楚,只要二人明白彼此想什么,那就够了。何况,主子想要的生活本来也不是真正的那种平静如水,而是岁月静好。

    木儿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停,这丫头心思真真儿是纯净如水的,虽然应该站在离墨的阵营,可看到风玲珑开心,她也就忘记自己的阵营了。最后,和欧阳沅这一大一小,总是能幼稚的吵闹的两不相理,不过要不了片刻功夫,二人就能玩到一起。

    一行人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快入夜前,已然到了闵行镇。

    灾情如今稍稍有所控制,感染了瘟疫的和疑似感染已经没有感染的分别对待……欧阳晨枫带领着太医院一众在为大家诊治的同时,也在研究着要如何控制疫情和调配出有效的药物来遏制病情的反复。而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意外的有人到来,让众人不由得松落了一口气,有这人在,想来事半功倍的……而就在大家还在研究着进一步的举措的时候,临时搭建的帐篷外传来通报的声音,“启禀王爷,皇上、皇后和太子到了……”

    屋内的人现实惊愕的相互看了看,随即一个个脸色骇然的急忙往奔的准备接驾。

    欧阳晨枫心中疑惑,他是为数不多事后知道了梅林事情发生的人,欧阳景轩的回来让他又是惊讶又是惊喜。当看到人的时候,他先是会心一7;150838099433546笑,顺继一撩袍服,和众人齐齐下跪,“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欧阳景轩亲自上前扶起了欧阳晨枫,“三哥无需多礼。”说着,凤眸微挑的滑过太医等人,“众爱卿也起来吧……”

    “谢皇上!”

    唱喝声后,欧阳景轩方才看向欧阳晨枫问道:“三哥,如今灾情如何了?”

    “皇上里面请。”欧阳晨枫率先偏身,先让了众人进入毡帐。吩咐人上了茶水糕点,然后让人备膳后,他方才将最近的情况大致说了说。

    这灾情来的突然,别人不清楚,可欧阳景轩是心知肚明的。天灾对于人界是不可预知的,可大多是天谴……而这天谴,是对他,也是对炽的。到底,他还挂着西苍之君的位置。

    众人听着沉默,风玲珑眉心也蹙的紧紧的,就连一向嘻嘻闹闹的木儿也变得沉默的苦了脸。

    “等下三哥和我一同去看看吧……”欧阳景轩开口。虽然他如今不能用了那天界的灵力,可到底是一身医术。

    “不用了,”外面突然传来淡然的声音,随即修长如玉的手撩开了帘子,一墨色身影走了进来,“已经确定了。”

    离墨的突然出现,让欧阳景轩微微蹙了眉峰,风玲珑虽然意外,却嘴角噙了淡淡的笑意……倒是木儿开心的紧,蹦蹦跳跳的就跑了过去……欧阳晨枫自然知道如今欧阳景轩、风玲珑和离墨三人之间有着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可天灾面前,他倒也不曾为了私情如何。自然,这点上,欧阳景轩虽然不去说,却也不会反驳。

    “这就是我还没有说的……”欧阳晨枫笑着说道,“午时的时候,墨楼主就已经和药王到了。”

    这天底下到还真没有多少是药王无法解决的……不管是用药或者用毒他都是厉害之人。后来也到对蛊存了兴趣,研究之于,自然有些旁门左道的东西也就有所涉及,倒是好了这次瘟疫的灾情。

    “他已经在赶着调配药物了……”离墨淡淡开口,视线滑过欧阳景轩的后,落在风玲珑身上。

    风玲珑嘴角始终噙着笑,心中却是苦涩。

    此刻帐篷内因为离墨和欧阳景轩同时存在,莫名的,众人渐渐的觉得气氛诡谲了起来,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压抑着心扉,无法呼吸一样。

    欧阳晨枫暗暗咧嘴,打破沉寂的说道:“膳食也备好了,边用边谈吧!”

    众人没有意义,欧阳晨枫也就吩咐了豌豆去传膳……因为是在灾区,用食也并不如宫中或者帝都,多是一些普通的菜肴,几盘肉食点缀其中。

    摒弃私下的东西,欧阳景轩心系灾情,席间和欧阳晨枫问了一些不明的问题后,也就和离墨说起了他半日来和药王所见的事情。

    两个男子谈的认真,到让一桌子的人变的和谐起来……风玲珑偶尔也是询问两句,却多数只是静静听着,顺势给欧阳沅布菜。

    膳后,欧阳景轩起身看向风玲珑,“我随二哥一同去看看……”

    风玲珑浅笑的微微点头,“一切小心。”柔和的声音透着关怀,当然,不仅仅是对欧阳景轩的,也有对欧阳晨枫的。

    “我一同去吧……”离墨也开了口,他这人到底有几分风骨,欧阳景轩潜意思的情他领了。眼下,先将他们几人造成的后果解决才是真的。

    “阿墨,你留下吧……”风玲珑紧接着开口,一双星眸微抬的淡淡落在离墨的身上。

    离墨微蹙了剑眉,他不及说什么,除了当事的三个人,所有人顿觉得尴尬起来。可是,帐篷就这么大,倒是让人也无处躲避了去。

    欧阳景轩凤眸深深的凝视了眼风玲珑,菲薄的唇角淡笑的微微点头了下,最后和欧阳晨枫步出了帐篷……气氛有些诡谲起来,风玲珑依旧淡漠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轻抚了下欧阳沅的头,让梅子和木儿照顾他后看着离墨说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说着,风玲珑已经率先起身。

    离墨倒也没有回绝,起身从一旁拿过大氅为风玲珑披上……没有刻意,不过是六年来的本能罢了。

    风玲珑任由着他在众人面前动作,帐篷内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她也便没有刻意的去回避。

    二人一同出了帐篷,夜幕低垂阴暗,寒风瑟瑟……昨日欧阳景轩回来后,到底违背了某些事情的为她备下药膳,那身上的寒气驱散不少,此刻的风倒也不如以往那么刺骨。

    风玲珑和离墨二人静静的走着,渐渐的,有些远离了驻扎的帐篷的地界儿……前方一汪小溪,边角的地方已经冻了冰,就中间蜿蜒的一溜儿水流着,发出哗啦啦的水声扰了一夜的寂静。

    风玲珑站在小溪边儿,星眸灼灼其华的溢出色彩。掩去风华淡漠,最后落下的不过都是满心的伤痕无法深埋……千年前如此,千年后亦是。

    “这几天,我总在想……”风玲珑淡淡开口,“那人和你我要如何处之?”她的声音平静的没有太多波澜,“若是没有记起曾经,也许选择会简单一些,可记起了……最后反而纠结。”

    离墨沉默,不曾应答。不光是他,就算是欧阳景轩,或者说是天君,其实他们两个人如今都明白……他们在逼她,也是在逼自己。结果其实他们已经预测了,可偏偏都想要执拗的扭转……不管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她决定了的事情,其实很少能被改变过。

    只是,他们总以为可以罢了!

    风玲珑轻叹一声,“你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意外……”她的声音噙了几许窃喜的笑,“这次的灾难虽然起因不在你们两个,到底也是有着关系的。何况,你们都不想我有负担。”说着,她缓缓转身看着离墨,“阿墨,千年前的你不该是这样的……你是魔界之主,你有你的恣意和冷漠。”

    “千年前就已经做不到了,何况苦苦等了你千年,又陪了你六载的我?”离墨反问,有着嗤嘲的笑意。

    风玲珑却摇了头,“你不觉得苦吗?”

    一句反问,让离墨的心涩然了起来。他从来不说,她也从来不问……可她的心思并不是都放在欧阳景轩身上,至少,他的心她懂的。

    “那你呢?”离墨不答反问,“如今的纠结,你呢?”

    风玲珑脸上的平静被离墨淡淡的声音轻易的击溃,“我难过!”她并没有掩藏自己的心情,“这样是不应该的……可我偏偏无法选择他来伤害你,也没有办法选择你来伤害他……”说着,她嘴角渐渐被自嘲取代,“你们二人,是我最不愿意伤害的人。”

    他懂,欧阳景轩也懂……懂又如何?总是要有一个结果不是吗?

    “这样一番谈话,你是不是等下也是要和欧阳景轩谈的?”离墨问着,声音却已经是肯定。

    风玲珑沉默不语,离墨越发肯定。他担心,墨瞳和墨夜几乎融为一体,“与其三个人伤……不如一个人伤!”离墨的声音透着不容置喙的冷绝,“玲儿,有些事情怕只能解决。”

    风玲珑皱眉,“我不想看到这样,才会不去选择……”

    “有些宿命是天注定的。”离墨轻叹一声,“纵然我愿意放,他呢?”

    风玲珑再次沉默……出宫前,欧阳景轩的话犹在耳边,甚至他身上溢出的诡谲的戾气更是深深触动着她的心。他如今是欧阳景轩,却不是欧阳景轩。他是天君,却也不是天君。她并不怀疑他对她的所有,可却也已经再不能容忍某些事情的放生。

    她却是幼稚矫情了……这样的方式,离墨一眼看穿根本不可能,她却还在自欺的觉得可行。

    沉默成了此刻唯一的相处方式……离墨不再开口,风玲珑也只是沦陷在自嘲之内。伤害谁她都是不愿的,如果真的不能找到一个平衡点,看来,她也只有一途可行!

    离墨静静的看着风玲珑,她的心思他一目了然,想要开口劝慰,最后却也只是沉默了下来……也许,她此刻想的,却是是最后解决的途径。虽然是伤,可谁愿意看到她伤?

    欧阳景轩和欧阳晨枫巡视一圈儿并没有直接回帐篷,而是去了临时给药王搭建出的帐篷。三位医者,药王更是奇门精通,而欧阳景轩也是国手……药王说出自己将要调配的药物,欧阳景轩听后补充,欧阳晨枫偶尔提出质疑,到是几个时辰过去,最终将需要熬制的药物定了下来。

    大家分头行动,药王去寻几位药材,欧阳晨枫先率人用药王暂时配的药方熬药来稳住疫情,欧阳景轩派人带手谕回宫领了大内几位珍惜之药……一切都只差东风。

    如今,除了等待,倒也别无他法。

    欧阳景轩回到帐篷的时候,风玲珑已经哄了欧阳沅睡觉,她却只是静静坐在那边儿,手中有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绣样绣着东西。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安歇?”欧阳景轩蹙眉,语气有着责备。

    风玲珑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扬了抹淡淡的笑意的垂眸继续,“翻过年便也开春了,想着你那缀着的香囊也是陈旧,便想要给你换一个……”她不染蔻丹的柔荑捏着针来回穿梭,动作甚是熟练。

    欧阳景轩突然想起那年这人初初入府,应邀了苏颐的请去参加醉梦芳华,送出一些香囊,遭了他人的嫌弃……他那时也是好笑。后来还曾在苏颐处见到过她送出的香囊,甚是粗弊,着实让人皱了眉心。

    可这人七窍玲珑心,他到不认为这真的是出自她手……后来,无意听得丫头言语,倒也觉得好笑。

    他身上她的物什很少……二人能够光明正大相处的机会不多。想来最后也就是在夜麟国那数日……如今想来,为了她一世,他给自己下了十世的咒确实太过退让。如果不是因为不想站在炽的面前和他一比,是不是他也会噙了私心,这一世让她和他有个圆满?

    念头从脑海划过,欧阳景轩抬步在风玲珑一旁坐下……花样是红梅,这是她极为喜爱之物。只是,红梅树下,两道身影伫立却被云雾缭绕的看不真切。只是背影,绣的却是栩栩如生。

    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划过,欧阳景轩想要窥视了这人的内心……却怕这人不喜,也就作罢。如今也好,大家都在人界,凭得就是各自的感情,倒也不用理会那两界的纠葛。

    烛火盈盈,偶尔传来“噼啪”的爆裂声扰了思绪。

    欧阳景轩从绣样上抬眸,视线深邃的落在风玲珑的侧颜上……因为烛火,她此刻的容颜被打的半分明灭,就如当初初见时她躲在丛中。

    灵动的星眸全然是话儿的在哪里咕噜咕噜的转,不如此刻这般平静……他爱惨了这个女子,突然觉得如今这般还是好的。至少,如今他爱她爱的纯粹,不想要退让……这才是情爱根本。

    “你说……”欧阳景轩突然轻轻开口,“我这会儿想要你怎么办?”

    “……”风玲珑没有想到这人看了半天后,出口的话这么直接,“沅儿在呢!”她随意的敷衍了句,停下的动作继续。

    “我可以让他不见了……”欧阳景轩有些气恼,儿子一向乖巧聪明,可这两天却缠着玲珑不放,害得他想要直接点儿的心思都不敢有,更别说怕她不愿直接动作了。

    风玲珑再次无语,星眸好笑的看向欧阳景轩,颇有些嫌弃他幼稚的言语的说道:“这是你儿子!”

    “是我们的儿子!”欧阳景轩强调,顺势将风玲珑蓝岛怀里,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发顶,汲取着她的气息的同时,轻轻说道,“我方才去看灾区的情况,心中却总是不安……”他微顿了下,继续说道,“我生怕回来的时候你不在了,也怕离墨将你带走。”

    他浅笑了下,却是自嘲,“离墨那会儿和我传音说……没脸没皮的事情他也能做。我便想……我爱你,自然愿意做些没有尊严的事情,可离墨自然也会。后来,我虽然有心让你和他独处解决下该解决的事情,可他说一同前去的时候,我还是愿意的……拖着也好。你没有决定,有些事情就还有可能。可你却留下了他……你不知道,我那会儿多想不去了,就和离墨说的,没脸没皮的大家继续这样耗着。”

    风玲珑轻叹一声,放下绣样抱住了欧阳景轩的腰身。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人身体微僵了下,不由得脸颊蹭着他的胸膛两下,却没有说话。

    欧阳景轩搂紧了风玲珑,“你是聪慧之人,如今也不和千年前那般莽撞,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明白所做的决定会是什么结果……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让你为难?”

    “其实,我们都明白,事情是要解决的……”欧阳景轩的吻轻轻落在风玲珑的发上,“闵行镇的事情了了,我们便解决,可好?”他轻问,“嗯,我和离墨先解决!”他最后突然加了一句。

    风玲珑本被他的柔情扰乱了心弦,却硬生生的被他最后的一句小孩子气的幼稚话给震惊的一时间忘记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