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终章

月下销魂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66、终章

    风萧萧,路茫茫……百里荒芜透心伤!

    曾经处处有着毡帐的尧乎尔,如今不过是被岁月的黄沙掩盖了一切的记忆。

    风玲珑站在沙枣树林中看着一望无际的戈壁,原本淡然的脸色渐渐被哀伤覆盖……眼前仿佛还能看到曾经的种种。阿妈带着族人正在清理羊毛,阿哥爽朗的笑着刷着马……最后,却都幻化成了她和阿爸策马的身影。

    有些东西逝去了,便再也不会回来。有些人不在了,也便只能成为记忆中的痛……“玲珑……”欧阳景轩开口,想要安慰什么,最后却发现他也应该和离墨一般,只是静静的陪着就好。

    风玲珑收回视线,嘴角苦涩一笑的缓缓偏头,星眸微动,溢出一抹无奈的涩然的说道:“天意,不是吗?”话落,她淡淡的收回视线,转身已然下了小山坡。

    离墨不曾动,欧阳景轩也没有动……甚至,欧阳沅都没有动。三个人看着风玲珑渐渐远行的白色背影,纷纷落了惆怅。当年的事情,欧阳枭云虽然是为了社稷,可到底一族之人,手段过于狠辣。

    可这就是天下,又有什么事情可以完全说是对,或是错呢?

    正因为如此,风玲珑六载前没有办法完全恨欧阳景轩,不仅仅因为心中所爱,也是因为帝王之道本是如此。

    却也正因为如此,和这人之间有时候隔的又怎么会光是离墨一人?

    风吹枯草动,再多的惆怅不过也是心间一道伤……风玲珑站在欧阳景轩后来为嗦嘎勒丹普等人立得衣冠冢前良久,方才轻轻将曾经出嫁时,阿妈为她系上的缎带绑到了墓碑上。深深的又凝视了会儿荒芜的地界后,她只是淡淡说道:“待得沙枣花开时,希冀一切都尘埃落定。”

    轻柔的声音透着和所有将要隔断的淡然,这场戏终究要落幕……一千年,人世间十世轮回,不过都是一场梦。

    转身,风玲珑星眸滑过孤坟,最后深深的留恋一眼后,硬生生的将实现切断,转身离开……“是在附近寻了地儿住,还是回沧澜郡?”欧阳景轩见风玲珑过来,轻柔的问道。

    风玲珑视线淡淡,仿佛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星眸看看欧阳景轩,最后看看离墨,她缓缓开口:“我想一个人静静,走到哪里……算哪里吧!”说着,她俯身在欧阳沅头上抚摸了下,安静的说道,“先跟着父皇,好不好?”

    欧阳沅沉默的点点头,小小的他仿佛也明白,有些事情终究无法扭转……马儿随意的带着人在官道上走着,风玲珑知道后面他们都跟着,可就算如此,她思绪也不愿意想太多……她将自己彻底的置身事外,想着,也许不过片刻就会清明。自然,也有可能终其一生她依旧无法释怀。

    天幕渐渐微垂,夕阳在前后不过三里左右距离的人身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身影。

    欧阳沅在欧阳景轩怀里睡得正酣,他本不安慰,被欧阳景轩拂了睡穴,方才沉沉睡了过去。

    “去追吧!”离墨淡淡开口,就在欧阳景轩蹙眉之际,他缓缓说道,“她身上中了毒……不出一个时辰,必然会发作。”

    欧阳景轩凤眸滑过惊愕的看向离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变得沉冷。

    离墨只是淡漠的轻睨了他一眼,随即又看向了远远的身影……夕阳下,一人一骑在无人的官道上透出几分随意的凄凉,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她,也不该是他认识的她。

    “她本生在并蒂莲上,”离墨的话幽幽传来,适时拉停了马,“你应是知晓,魔界多生妖娆之物,如此清风亮节的物什却是少。”微微一顿,他见欧阳景轩也勒停了马,嘴角一丝苦笑,“不知道天君知不知晓,这并蒂莲还有一物,是三界六道没有的?”

    欧阳景轩紧蹙了剑眉,声音冷冷的溢出薄唇:“并蒂花开!”

    “天君果然通晓世间万物……”离墨这话,颇有几分讽刺之意,“天君既然知晓,想来也是明白,这东西若是服下,作何情况的。”

    并蒂莲产并蒂花开……却并非每一朵并蒂莲都能产。不管是机缘巧合,甚至是随缘之物……传闻,自开天辟地以来,并蒂莲产出的并蒂花开不超过两次。千年前并未曾听闻魔界得此花,那便是万年前留下的那支……并蒂花开,顾名思义是双生双结,一雌一雄,服下之人若是双方无法于对方双飞,弱势的一方将会被反噬而亡。因为是天命所生,三界六道并无他法所解。

    欧阳景轩看着离墨的视线变得复杂了起来……他不说,他几乎忘记了魔界有此物。

    “你什么时候下的?”欧阳景轩拧眉,凤眸已然是昏暗一片。他如今的身份,谁想要在他身上做手脚根本不可能。

    离墨微勾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缓缓说道:“既然决定了,想要做便总是有机会的……”

    “是浮华公子的那杯酒?”欧阳景轩声音沉冷的疑问,却已然肯定,“从那日你在下棋途中逼迫我生了怒意开始,你就已经筹谋了一切。”

    离墨淡笑,算是默认了。

    欧阳景轩正想要说什么,突然心扉处传来刺痛……这样的痛楚他太过熟悉,就如同“一步相思”一般,扰乱了经络逆转。

    “我算准了你我那般,她必然会置了气儿,”离墨幽幽开口,墨瞳深处却是浓浓的伤,“可她到底不如千年前随性,经此一番后,想的必然也是多。”微微一顿,他看向已经有些难受的欧阳景轩继而说道,“不管途径的哪个酒家,我都已经派魑魅和魍魉打点妥当。想着这人性子淡然,又不想你我一气之下寻她远了……想来江边那大的酒家必然是她落脚的地儿。果然……”他垂眸轻笑,仿佛对他对玲儿的了解算是安慰一般,“她进去了,随后你到了。我故意不跟了上前,便是去找了浮华公子。之前,魑魅和魍魉去找过他,他在江上邀人泛舟……”

    离墨收敛了笑意的抬眸,“浮华在那一带甚是有名,他邀约自然是去的都是大家……”他算尽了一切,留给自己的却是无尽的伤。

    那日木溪镇,她和欧阳沅泛舟荷花池上……他故意让小二安排了她靠临江的床边儿,这人看到了,怎么会不去想当日?何况,她当时噙了离去之意,便越发想要留下点儿什么。

    有了这些先决的条件,听到浮华等人的曲调,加之船夫有意而为,他们又如何不去一遭?置于和曲,全凭了天意……可这二人如今都是高深之人,纵然是浮华,怕也是和不进去。没有了故意作假的开始,不过一杯践行的水酒,他们又如何会拒绝?

    不过,裴澜的临时发挥,倒是越发促进了二人饮酒之举……到底,一个不愿,一个不想。

    其实,那刻他站在那叶小舟上,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要持箫和了那曲子。到底,私心里还是不愿放……可那又如何?他痛,总好过她伤!

    “你既然已经动了心念已经发作了……怕她也撑不住多久。”离墨浅笑,却是冷然的僵在嘴角,“如今你可以和我谈君子之约……不过,怕是她等不住了。天君,”他视线淡漠的落在欧阳景轩布满阴霾的俊颜上,“并蒂花开,除一途,无解!当然,若是你想要看她就如此痛苦致死,我倒也无妨……大不了,最先的结局,依旧维持罢了。”

    她若是死了,他和天君自然是活不下去……最后,三界六道的责任,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不过都是想要随着那人去了罢了。

    欧阳景轩暗暗吸气,咬牙冷哼:“离墨,我不会见了你这个情!”

    “嗯。”离墨收回视线,看着已经渐渐要远离了视线的声音,缓缓说道,“最好如此……否则,还真是牵扯不清了。”

    别了,我的玲儿……至此天涯,有天君与你相伴,想来也是圆满。今夜之后,我在你心中的痕迹也会越来越淡,直到只是记忆中的离墨罢了……不会再有情爱一说。

    拉了马缰,离墨调转了马头,朝着侧方的道路策马而去……远远的,有清幽的声音飘来……“仍忆前世,辟芷幽香惹人驻;回念今生,木棉夺目望人怜……”

    欧阳景轩直到那墨色的身影消失不见,脸上的冷漠方才一点点龟裂开来。所谓的君子之约,早已经不复存在。纵然最后玲珑选择了离墨,他也是不会放手……他知晓,离墨自然也是明白。退让,不过还是那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唔”的一声闷哼突然传来,欧阳景轩只觉心扉处再次滑过钝痛……他猛然蹙了眉,顾不得再去想其他的策马就追了风玲珑而去……远远的,欧阳景轩就见风玲珑倒在了路的一边儿,马儿在她身边晃着马尾踢踏着蹄子。

    双脚在马镫上微微用力,欧阳景轩已然抱着欧阳沅飘身落在了风玲珑身边儿……看她痛苦的咬着下唇,额头已然都是细密的汗珠,容不得他多想,只是手指微合的置于唇边……犀利的哨声滑过天际,不过片刻功夫,已然有马蹄声传来……“参见主上!”来人纷纷下马恭敬行礼。

    欧阳景轩看着风玲珑越来越痛苦的神色,也顾不得其他的将欧阳沅交予为首的人,“沧澜郡别苑等着。”话落,不待那人回答,已经一把打横的将风玲珑抱起的上了马。

    离墨方才说不到一个时辰便会发作,这前后加上说话的空挡已然过去小半个时辰……他眉心紧紧的拧到了一起,看着前方隐隐若现的郡县,他策马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

    “一间上房!”欧阳景轩说着,已然认出了一片金叶子。

    这不过是个小镇,过往的也多数是出关之人,什么时候有出手如此大方的人了?小二眼睛都快要直了,咬了下确实是金子后,急忙带着已经寒着脸的欧阳景轩匆匆去了上房。

    好在过往的商人颇多,虽然大方的没有几个,可对自己还是奢侈……这家小店为了迎合这些人,有几间上房布置的极为舒服。

    欧阳景轩将风玲珑安置在床榻上,看着她已经渐渐昏迷,双眼看着他更是变的迷离而醉人,腹下也不知道是太过想念这人,还是因为并蒂花开的缘故,竟是猛然一紧,那热流就直冲了脑门。

    “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打扰……”欧阳景轩抓过风玲珑的手腕就开始把脉,冷声吩咐。

    那小二不知道风玲珑如何了,只是看在金叶子的份上试探性的问道:“这位公子,要不要请大夫?”

    “滚!”欧阳景轩已然免得阴沉,风玲珑的脉象絮乱的几欲走火入魔。这显然不是浅浅发作的样子……这并蒂花开之前他也只是听闻,却不知道,平时看着无意,当发作的时候竟是这般厉害。

    那小二被欧阳景轩凌厉的视线扫的吓破了胆,急忙应声,连滚带爬的就退出了厢房。

    夕阳已然隐没在西方,关外的天色仿佛沉的也极为快……不过刚刚落了夕阳,这天儿就已经朦胧的黯淡了下来。

    “嗯……”风玲珑仿佛难受极了,她置身在冰火两重天里,痛苦的嘤咛着。

    欧阳景轩凤眸微垂的看着风玲珑,忍不住的火热已经雄赳赳的傲立,他想要让这人清醒一点儿,至少……他不会在她如此迷乱的时候要了她。虽然,这并没有什么……撇开千年前的所有,这人是他明媒正娶的妻。

    吻,已然落在了那嘤咛的唇瓣上,他难受,也看不得她痛苦。大掌的游离下,衣衫已然渐渐在被衾下褪去。因为天冷,加上来的过急,屋内并不曾燃了火炉……他只能一手忙碌,一手握着她的手为她用了内力驱寒。

    缠绵至极的吻让风玲珑不但没有舒服一些,反而体内的毒素越发的来势汹汹……欧阳景轩无法,最后也不想忍的在入口时只是火急火燎的摩擦了几下后,就将自己深深的埋入了……风轻轻吹动着窗棂微微作响,屋内传来暖昧的声音和粗重的喘息……六载来所有的隐忍和情怀,在这一刻尽数的释放。却并不是并蒂花开的效果,而是他切切实实的想念剩下的人儿,切切实实的念着她身上所有的滋味。

    月影浮动,有箫声缓缓传来……

    欧阳景轩和风玲珑如此这般的不知彼此拥有了多少次,而这箫声也就伴随了多久。

    离墨站在不远处的房檐上,举箫而吹,面色苍白……这并蒂花开有欧阳景轩知道的功效,却也有他不晓的。到底是魔界之物,生性霸道,若二人身上的魔性不够强压,合欢之时需魔君导引。

    呵呵,想来他此刻这般,也是自找的……

    箫声依旧,屋内的暖昧将厢房溢满了情爱。屋外寒风滑过,徒留离墨孤独声音下,那吹箫的唇瓣溢出一丝血迹……对方是天君,他来做导引,到底是自残自伤!

    魑魅和魍魉远远的站着,二人本便没有情感之人,此刻却也提主君悲伤……他们的死活,关主君何事?反正,就算是被并蒂花开反噬,最后天君亦是能想到办法。何况为了他,主君这般?

    这天地间,还有什么伤能如此?

    墨空滑过乌云,将月牙儿渐渐掩盖……仿佛,就算是上天,也已经看不得这般情殇。

    “噗——”

    笑声戛然而止,离墨一口鲜血喷出……原本站在房檐上的身体也摇摇欲坠了起来。

    魑魅和魍魉飞身上前接住,二人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丹药放入离墨口中后,恨恨的看了眼客栈的院落,带着离墨飘身离开。

    从此天涯,两不相欠!

    离墨虚弱的看了眼已经远去的客栈,嘴角的苦涩渐渐泛出了眼底的沉痛……翌日。

    原本一直大好的天气微微阴沉了下来,风玲珑只觉得全身酸痛的好似散架了一般。她微微拧眉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的却是欧阳景轩那邪魅的俊颜。

    一头乌黑的发如瀑般散落,那人狭长的凤眸闭着,只留下细密的睫毛拉成的一道长线……风玲珑星眸微动,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微微垂眸……果然,身上衣衫尽褪,斑驳的痕迹仿佛提醒着什么?

    “你对我做了什么?”风玲珑颦蹙了秀眉颇为气恼的看着刚刚睁开眼睛的人。

    欧阳景轩显然淡定自若,“若你所见……做了闺房该做之事!”

    风玲珑猛然起身,顺势也带起了被衾裹着身子,丝滑的秀发滑过肌肤,带了几许寒意,“欧阳景轩,你竟然对我……”话停了下来,因为事先所及,是那人精壮的身体以及那……从中的一柱擎天!

    脸,唰的一下子红了。风玲珑抿了唇……虽然和这人已经有了孩子,榻上之事不多,却也不少,此刻突然见得,竟是一时间忘记了反应。

    欧阳景轩看她如此,心中知晓那并蒂花开已然彻底融入她的心扉……此刻,她脑子里所有的记忆都有,却独独剔除了对离墨曾有的情。

    起身,淡若的将她拥到了怀里,反身将其压倒,凤眸深邃的轻眯,“还会脸红?”他俯身,吻轻轻落在那美人谷下绽放的红梅胎记上,声音已然变的沙哑,“风玲珑,你这般生气……昨夜是谁缠着我不放,使得我筋疲力尽?”

    “……”风玲珑原本就不淡然了的脸变的越发气恼,“欧阳景轩,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嗯……”欧阳景轩轻笑的抬头,视线深深的凝着风玲珑,“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这所有也尘埃落定了,你便还要和我蹉跎了岁月去吗?”他的声音轻柔的好似羽毛滑过风玲珑的心扉,使得她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玲儿,”欧阳景轩沉了声,“剩下的岁月谁也不知道有多久,你我便好好的……不好吗?”

    风玲珑心中仿佛还纠结着什么,却不过瞬间,仿佛也不愿再去想。

    “你可还会自作主张?”风玲珑嗔恼的问道。

    欧阳景轩心知她在问什么,只是轻叹一声说道:“若是事情从来一遍,我依然会那般做……看着你痛苦,倒不如我死了。”

    风玲珑有一抹哀伤滑过,他们之间甜蜜的时候太少……明明相爱,却蹉跎了太多。

    千年前,千年后……其实,她的心从来都是在他身上。又何苦因为他对她的好,反而记恨了他去?

    欧阳景轩细密的吻已然在初晨洒落在风玲珑的脖颈上,他声音黯哑的说道:“什么都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这是我对你的责任,也是对天下的责任。”

    听出这人声音里有些气恼,甚至还噙了几分害怕。风玲珑的心猛然一紧……他这般为她,她何况自寻了烦恼去?

    不过,刚刚他唤她玲儿?风玲珑有些不快,她不喜欢这人天君时冷漠的样子,倒是喜欢这人如今这7;150838099433546霸道邪魅的样子……心里有了计较,风玲珑微微推开欧阳景轩,星眸沉淀了心思的问道:“欧阳景轩,我是谁?”

    欧阳景轩微楞,随即看穿了她的心思……他薄唇浅勾了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一双凤眸深邃的对上星眸,轻柔而霸道的说道:“你谁都不是,你只是我的女人……”话落,已然有什么东西抵上了风玲珑的蜜处,随即在她心里听了他言语的甜蜜的同时,没有并蒂花开,只有心有所系的狠狠的进入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