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警局惊魂记(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昨夜的搏战时实在太过激烈小诗昏睡到中才起床,醒来时只觉得浑身腰背酸痛,四肢无力。小诗揉揉迷矇的双眼、伸伸懒腰,眼前的光景令她简直不可置信,只见屋内被翻箱倒柜、衣物散落一地,小诗慌忙奔下床检查失物,皮包内的五千元早已不翼而飞,连手机也不知踪影,更让她痛心的是才刚买不到一礼拜的数位相机也不知所踪

    小诗用膝盖想也知道一定是那个叫阿骞的干的,唉这只能怪自小诗糊涂引狼入室这下可真是人财两失,她整个人傻愣愣的坐在床沿边,怔呆了片刻后,脑袋似乎清醒了些。小诗是越想越气,心想这世上竟有如此恶质的人,要不把他绳之以法那这世界还有天理吗小诗自己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只觉得黏腻腻,全是和的蜜汁乾涸后的痕迹,那股腥臭味更是是让人闻之欲吐。

    小诗感觉噁心极了,慌忙的进了浴室,沖了个热水澡,沐浴后全身只裹着浴巾,带着沈闷的心情走出浴室,进了房间移步到衣柜那面落地镜前,白如凝脂的玉手轻甩那头湿润略而微卷的秀发,缓缓的拉开衣柜伸手扯掉了身上的浴巾,映入眼帘是她那对饱满坚挺不坠的雪白玉,细腻光滑如羊脂般的冰肌玉肤、**里散出阵阵少女的体香。

    小诗蹲在柜前拉开最底层的抽屉,歇斯底里的尖叫:啊怎么会这样平日放在抽屉里的内衣裤竟半件也不剩全不翼而飞,看来这也是那偷儿的傑作,小诗气得的直跺脚粉脸煞白,怒不可揭地骂道:死小鬼算你狠。小诗从衣柜中随手挑了件t恤和牛仔裤换上,怒气沖沖的出门去。

    小诗满脸怒容的进了警局,虽只穿着简单的t和跟牛仔裤上,仍然遮掩不住她迷人的魅力,美艳妩媚的容貌,慧黠明亮的双眸,白皙似雪的肌肤,高挑纤细的身材,惹火曼妙体态,修长光润的匀称美腿,玉足更因蹬约三寸的高跟鞋,两条**显的圆润而紧绷,优美的曲线笔直的向上。

    如此艳光四的美人驾临警局,让众警察大人都看傻了脸,纷纷低头议论纷纷,小诗走到服务台前:警察先生我要报案。警察站起了身把小诗领到办公桌前,客气的说:小姐怎么了

    小诗犹豫了一下,她实在不好意思当着许多警员的面,交待自己昨夜竟毫无矜持的和侵入家中的小偷**,而导致自己人财两空,这种丢脸事她怎么说的出口,她避重就轻把昨夜她家糟小偷闯空门的事缓缓的道出,警员听完觉得有些不合常理,满脸狐疑的问说:小姐那他没对你怎样啊

    小诗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喂你问这什么问题,当然没有。警员搔着下巴、半瞇着眼睛、嘴里毫不在乎得说:小姐你也没这么生气,我也只是就事论事。

    小诗:哼了一声,撇过头去满脸怒容。

    警员又又不怀好意的说说:假如我我是小偷,看到你嘿嘿

    小诗听他语带调侃,不禁禁勃然大怒,拍桌骂道:喂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问案还是在调戏

    这员警看到这娇弱的小美女竟然如此凶悍,一下子傻住了,有人关切的询问说:小赵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

    那叫小赵的警员见此人,随即起身答话:副座没什么,只是小事情。

    小诗回头看那副座,年约四十五岁的中年人,五短身材,其貌不扬,小诗气愤的说:什么小事长官他对我骚扰。我要告他。

    小赵连忙辩解说:你别乱说,我那有

    小诗正要反驳,副座连忙打圆场说:小姐我看这铁定是误会,换我替你录笔录好了。

    小诗想想也好,拿起皮包转身,头也不回的跟着副座走,进了副局长的办公室,副座客气的请小诗坐下,随即问道:小姐请把昨晚你记得的事详述的说给我听。

    小诗又将跟小赵说的重複的跟副座说了一遍,小诗今天只穿着一件的粉红色t恤,蓝色牛仔裤,由於没戴罩,完美的型展露无疑,若隐若现的嫣红两点依稀可见。眼前的春光美景看的副座目瞪口呆,跨下的早已翘得直挺挺搭起帐棚,心想这美人还真是骚连罩也没穿,小诗看他失神落魄的模样: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副座狼狈极了,仓惶失措的回答说:有啊我有在听,继续

    小诗赏了他一个白眼,板起脸孔说:先生我说完了。

    被小诗这么吐槽,副座脸上满是尴尬的神情,小诗实在是看不下去,悠悠的说:笔录做完了吗

    这副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舍不得让这大美人就这么走,不吃点豆腐怎么行副座咳了两声:这个我今年19岁,还是学生,我自己一个人住。我还几个问题想请教小姐你。

    小诗已有点不耐烦了:还有什么事快问啦

    副座问说:小姐今年几岁还是学生吗是自己住还是跟家人。

    小诗照实答说:我今年19岁,还是学生,我自己一个人住。

    副座故作沉思状的走来走去,随口胡诌说:嗯小姐,你要小心点,近日来发生了好几起窃贼集团,闯入单身女子的住处劫财劫色,我怕你所说的窃贼,和他们是一夥的。而且他们手段凶狠,不时听闻他们杀人灭口,你自己可要当心点。

    小诗尚无社会历练,被副座给唬的一愣一愣的,她心生恐惧吓的脸色发白,慌张了拉着副座的手紧张的问说:真的吗真的吗那我该怎么办言谈间小诗那饱满怒耸的玉不时轻触的副座的臂弯,弄得他心痒难耐,恨不得将小诗立即就地正法。

    副座假意关怀的答说:小姐别紧张我们警方一定会早日将歹徒绳之以法的。

    转眼间手不知何时已搭在小诗的香肩上,小诗越想越感到惊恐,要是那阿骞要食髓知味趁夜再次趁闯空门,那她该怎么办更令她担忧的是要是他还夥同他的同夥,那她的处境岂不堪忧,小诗紧张的问说:要是半夜他们又闯了进来那怎么办

    副座左手轻揽着她纤细的蛮腰,笑咪咪的说:小姐要是你怕的话,你可以搬去你朋友家,要不然我家也可以让你暂住。

    他的手开始不安於份,隔着小诗的t恤扫她的美背,还不时在她耳边吹气挑逗,油腔滑调的在小诗耳说说:跟你说我家很大的,绝对够

    小诗对他突来的举动显的有些慌了手脚,傻愣愣的站在那任由他轻薄,副座见小诗闷不坑声还以为她已默许上勾了,得寸进尺把嘴巴凑近小诗的美艳脸庞,紧紧搂抱住小诗的纤腰,当小诗惊觉事态不对时,副座已用嘴封住了她薄俏的樱唇,小诗挣扎的抵抗:唔唔你放手你想干什么唔

    副座壮的手臂像铁箍似的箍紧了她的纤腰,嘴唇像章鱼紧紧的吸住小诗温润的樱桃小口不放,小诗使劲的挣扎,两条雪藕般玉臂不停的挥舞,娇嫩的小手大力的捶着副座的头脸肩,这种软弱无力的小铁拳,对体格壮的副座来说等於是替他搔痒。

    副座俯身直接将她压制在办公桌上,放肆地掀起小诗的t恤,前那对饱满怒耸的玉无奈的蹦跳而出,丰盈坚挺的完美双峰,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头羞赧地硬挺,淡淡的嫣红的晕犹如皎洁的月晕围围绕在头周围,看的他不禁张大了嘴,险些连口水都流了下来,小诗不停踢动两腿挣扎,惊慌的推拒尖叫:啊你做什么不行

    副座双手抓住小诗弹挺柔软的玉搓揉打着圈的轻抚揉压,那种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的美妙感,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副座兴奋将嘴凑上去狂吻,小诗又急又怕,死命挣扎:啊不行放开我可她哪里是副座的对手

    几番挣扎过后,娇美如花的俏脸已胀得通红。小诗体质本就敏感,被如此充满撩拨的猥亵,刹那有如电击般的酸麻、全身娇软无力,无奈的发出断断续续如细蚊般的呻吟声:嗯啊副座的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玉上滑落下来,顺着那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抚去,悄悄解开了小诗牛仔裤的铜扣,轻轻的拉下了拉炼。

    当小诗惊觉时来为时已晚,他的魔手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小诗惊慌的紧抓着副座的手背,不让他的五指再往下行军,副座的手背虽然被她的指甲扣得刺痛椎心,但早已杀红眼的他对这点小小的疼痛本不放在心上,他依旧勇往直前的强行挺进,哦他感到有些纳闷里头竟是空无一物,指尖已经触碰到卷曲的柔毛,他邪地笑道:小姐真看不出这骚,莲内裤也不穿,你该不会是再卖的吧我可要好好调查,哈哈

    被他这么调侃小诗羞不可抑,晕红着绝色丽靥挣扎、反抗,在副座强行突破下,指尖已经触到小诗嫣红诱人的裂缝,小诗心慌亿乱的紧夹浑圆的大腿,禁止他的手指伸入花瓣探秘。

    副座毕竟是欢场老手,对女人的身体可说是瞭若指掌在,他熟练的在花瓣上的小芽轻轻揉动,小诗揉弄得阵阵心乱,刹浑身有如遭受电击**起来,娇若如骨的玉体轻轻的颤抖,浓稠的蜜汁不由自主的从花瓣缝中渗出,原来绷硬的大腿也渐渐的放松下来,副座趁此时机,将她的低腰牛仔裤瞬间褪下了脚,弃置於

    倒贴ok?txt下载

    地。

    这副座也玩过不少女人,但没一个人的姿色能和小诗相提并论,虫冲脑的他裤裆里的早已经肿胀的像铁棍般,欲:而后快。他猴急解开裤腰带、脱下四脚裤,小诗见此空档机不可失,挣扎的推开了他夺门而出,但这副座也不是省油的灯,转身扑了过去,牢牢的搂住小诗的纤腰,副座邪地笑道:小美人我那这么容易让你逃走。

    小诗拼命地在副座的怀里挣扎,丰盈的身子诱人的扭动起来,刹那间她直觉自己那浑圆小巧的雪臀被个十分灼热的硬傢伙顶触,副座频频挪动身体调整硬挺的,他猥亵地笑道:小美人别急,马上就让你舒服。

    听他这么说,小诗更是惊慌的挣扎,她可不想**给这色老头,混乱间使出了回马枪往后一踢,竟不偏不倚踢重副座的子孙袋,副座痛哀嚎大叫:啊只见副座着子孙袋跌座在地,小诗见他命容扭曲的痛苦模样,吓的有点惊慌过度,约过半晌才回神来仓皇拉起牛仔裤夺门而出,头也不回的直往警局外奔。

    跑了好阵子小诗见没人追出来,才停了下来稍喘口气,小诗越想越恐怖只不过是去报个案竟差点被人给强奸了,而且对方还是警察,这是什么世界啊忽然有人从后拍她肩头,小诗吓的惊声尖叫:啊救命

    那又人推了她头一下:你白痴啊,大白天鬼吼鬼叫,你见鬼啦

    小诗回过身见是熟人才稍微松了口气,她喘着气说:小凯原来是你,吓死我了。

    我恰巧经过这,谁知这么巧刚好遇见她,我开玩笑的说:你是怎么了,被人给追杀啊

    小诗赏了我一个卫生眼:去死啦我刚刚差点被强奸呢。

    我张大眼眼,满脸不可置信:真的假的你没事吧

    小诗拉着我的手:我们先离开这,我边走边说给你听。

    听他说完我真的是感到不可思议,人民的保母竟会作出这种事来,我气愤的说:小诗我叔叔认识好几位立委,不要要不要我跟他们报料,给那警察点颜色瞧瞧

    小诗摇摇手:不用了,还是不要将事情闹大好了。

    竟然她都这么说,那我也不便在多说什么。小诗皱着眉头哀怨的说道:小凯你知道嘛,那小偷超可恶,把我新买的相机、手机,还有这个月的生活费全给偷光了。更可恨的是他竟把我的内衣裤全给偷光了了。

    靠这傢伙还真是无所不偷,我用眼角的余光偷瞄诗小诗雄伟的前,怒耸饱满的玉在薄衣下微微的波颤,还能隐约见到若隐若现的两点,哇那她现在岂不没穿内裤我搂着他的纤腰在她的耳边调侃轻声问说:那你现在不就没穿内裤

    小诗作势挥肘,满脸怒气的说:要不然咧明知故问,真是讨打。

    我心想这小偷连内衣裤都偷铁定是个色鬼,不知他有没有对小诗怎么样我关心的问说:小诗那小偷没对你怎么样吧。

    听我这么问小诗又想起自己昨夜的浪态,不禁羞的满脸通红,她尴尬的对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看她的表情想也知道,还是别再问了免的她尴尬,我故意转移话题:小诗你钱被偷了那你这个月怎么过啊

    小诗无奈的叹口气满脸忧愁: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不想跟我妈讲,我怕她会担心,可能先跟同学借吧

    我心想小诗跟我这么好,要是这时候不帮她那怎么说的过去,我豪爽的说:小诗我银行里还有些存款我先借你好了。

    小诗美艳的脸庞露出了感动的神情,只见她哽咽的望着我,对我又亲又抱:小凯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我搂着她纤细的柳腰,笑说:唉哟凭我们的关系这点小钱算什么。:走啦我请你去吃大餐。

    小诗闻言点点头勾着我的手臂,撒娇的说:小凯你人真好。

    吃完中餐后小诗硬要我陪她去买内衣裤,唉在她娇嗲柔情攻势下,我被哄的晕头转向神昏颠,她说什么都答应了,等回过神来想反悔已来不急了,只能说小诗对男人真的事有股致命的吸引力。

    我们到了市区一家市区规模颇大的百货公司,火许今天是不是假日所以百货公司显的有些冷冷清清。小诗亲热的挽着我的手,两人像恋爱般的情侣有说有笑,到了仕女内衣楼层,立即有长相秀丽、笑容甜美、声音迷人的专柜小姐热情的型录向小诗介绍,小诗随手挑了一件罩往自己的身上略为比划,小诗娇羞地问我说:小凯这件如何

    只见小诗手上的拿着罩粉饰红色的样式,材质看的出是极薄,搭配一件高腰的底裤,还是丁字裤的款式,我鲜少逛内衣专柜,置身在其中琳瑯满目的内衣裤中,总有说不吃彆扭和尴尬,只见我红着脸轻声的说:还不错

    获得我讚赏小诗高兴的向那位专柜小姐说:小姐我要试这件。

    专柜小姐拿着,先帮小诗量了一下围,专柜小姐都是老经验了,略微碰触就知道她没穿罩,但基於职业道德,她也不便多说什么。得知小失的尺寸,专柜小姐眼神中充满了欣羨,她讚叹的说:哇小姐,你有34e,真是让人羨慕。

    听了专柜小姐的讚美小诗脸上不禁堆满了灿烂的笑容,专柜小姐在领着小诗进更衣室试穿罩,我悠哉地看着小诗走进更衣室,她那双修长无瑕的美腿蹬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翘挺的美臀轻微摆动,真是感,这幕情景看在眼里真是让人想入非非。

    小诗进了更衣室,掀慵懒的伸个懒腰才缓缓的脱去了衣物,小诗看着镜中的自己,美艳迷人的脸蛋、白皙如雪的肌肤,怒耸饱满的玉在纤细的柳腰的衬托下,看上去更显的雄伟,毫无赘的感柳腰、光滑直挺的美腿、丰腴小巧的美臀,诱人感的曲线表露无遗,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小诗对镜试穿看合不合身,粉红色的感的蕾丝罩将她白晰娇嫩的肌肤衬托得美伦美焕,上面佈满花形状蕾丝的罩杯只罩住她半个部,双之间深陷的沟看起来十分诱人。专柜小姐在礼貌的在门外敲门问说:小姐如何,还可以吗

    小诗把门开了个缝让专柜小姐进去,专柜小姐见小诗高耸完美的型,忍不住讚叹说:哇小姐,你的型真美,而且又这么大,真是让人羨慕。你平常都怎么保养的啊

    小诗谦虚的说:其实这都要感谢我妈,小时后她常补些补品给我吃,但我听说常按摩还挺有效的,像我洗澡时就会冷热水交替沖间按摩。

    专柜小姐又和小诗闲聊了好一会才退了出来。说真的这环境还真让人挺尴尬地,我怕引起别人的不必要的误会心想专柜外围等待,只见专柜小姐暧昧的对我笑,比了比更衣室示意要我进去,我尴尬的对她笑了笑快步走了进去。小诗兴奋的转了一圈给我看,微笑的询问我的意见:小凯怎样,好不好看

    饱满圆润的玉将蕾丝罩撑的高高鼓起,樱桃般耸翘的蓓蕾依稀可见,两个罩杯之间则是一道深深的雪白沟令人垂涎,让我一下子就迷失了自我,我一头紮在了小诗的怒耸的双峰间,闭上眼睛享受雪峰上那种温暖柔软而富弹的美感,小诗轻呼一声:呀双手抱住了我的头微微抗拒,她嗲声嗲气的说:讨厌别这样,快起来

    虽然小诗嘴上这么说却却没见她丝毫阻止或挣扎的意思,我抬起头来笑嘻嘻的说:好舒服我舍不得起来。只见小诗秀丽桃腮上,醉人的晕红正逐渐蔓衍到她那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她羞涩的娇嗔说:你这坏东西就只会吃我豆腐。

    她那娇羞的模样是那样的迷人,我情不自禁吻向她柔软双唇,片晌小诗的柔唇变得灼热柔软,她抽出玉手搂着我脖子,沉醉在热吻里。我双手毫无顾忌的放肆抚在小诗圆润坚挺的酥,不几时,小诗娇躯开始火热、玉颜娇红、银牙微咬,樱唇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娇呤。这时门外却响起了恼人的敲门声:小姐好了没

    两人正当吻的浑然忘我却被人给打断这感觉实在很不好,我显的有些气恼,小诗轻抚我的脸庞,柔声的说:小凯乖,你先出去。我心不甘情不怨的不出更衣室,临走前只见小诗对我眨眨眼,暧昧的说:晚点我在补偿你。

    听他这么说我是乐的眉开眼笑,兴高采烈的出了更衣室。哇靠这女的内衣裤未免也太贵了吧,小诗不过才买了四套竟花了6千多元,当结帐掏出钱时我内心简直是在淌血,唉只怪自己之前话说的太满。我见天色尚早且腿逛的也有些酸软,便找了家咖啡厅稍作歇息,这个时间咖啡厅里的客人并不多,我和小诗选了个比较不受人打扰的角落位子亲暱的低声谈笑,小诗优雅的用勺子搅着自己的咖啡,微笑的对我说:小凯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要不然我真不知我这个月要怎么过。

    美女当前怎能显的吝啬,我故作大方的说:哎哟这又没什么,我们可是好朋友呢。我的手轻搂着的她的纤腰上下四处索,一会儿游动到她小巧的雪臀,一会儿托高到她边,用指尖戳着她的底,只见小诗都欲拒还迎的娇嗔说:讨厌你又来了。

    我笑嘻嘻的回说:怎么你不喜欢啊